兩岸諜戰七十年,巨人網絡305億各自成敗如何?

七十年兩岸諜戰史,實有著清晰的變遷脈絡。臺灣有多個負責情報工作的部門,其中以“國防部軍事情報局”(簡稱“軍情局”,前身為軍統、保密局)和“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大陸工作會”(簡稱“陸工會”,前身為國民黨內負責大陸工作的各小組)最為重要。它們承擔瞭派遣或發展大陸間諜的多數工作。據曾任“軍情局”局長的丁渝洲披露,“該局的職責范圍如下:“雖然我們隸屬於國防部,從名稱來看,工作范圍似乎是以軍事情報為領域;但……軍情局是‘國傢’唯一在大陸執行情報工作的單位……應該以‘國傢’階層、戰略階層為主,除瞭軍事之外,政治、外交、經濟、科技,乃至於中國大陸整體國力、強點及弱點、對我方的策略,都是我們搜集的范圍。”①圖:臺灣“軍情局”兩岸對峙初期,臺灣當局的諜戰活動一度相當活躍。比如,保密局特務劉全德意圖刺殺上海市長陳毅;保密局上校段雲鵬三次潛入北京,搜集情報、伺機暗殺高層;1950年“十一”期間,臺灣特務佈置“六〇”迫擊炮,意圖制造事端。以上案件,俱系大陸公安破獲後所披露。②同期,大陸在臺灣的諜報機構也遭到嚴重破壞。比如,臺灣工委在成功中學、臺灣大學法學院、基隆中學等處的組織暴露,包括臺灣工委書記“老鄭”(蔡孝乾)在內的一批領導人被捕。由於蔡孝乾招供,派往臺灣傳遞情報的朱楓,以及為其提供情報的臺灣“國防部參謀次長”吳石全部犧牲。③資料顯示,1949年前後,按照進攻臺灣的部署,大陸秘密派遣瞭1500餘名幹部入臺,其中1100餘人被臺灣方面發現後處決。此後大陸對臺灣的情報工作,因資料披露甚少,尚不能獲知詳細情況。除撤退時所留存的諜報人員外,五十年代,國民黨也在努力招募和派遣新的間諜。以“陸工會”為例。其招募通常有秘密、半公開和公開三種方式。早期秘密招募的多是來自軍方或曾從事情報工作的人,大都“單身未婚、在臺無親屬(如傢人曾遭鬥爭迫害)、生活工作不順遂”,同時具備電子通訊能力等專長。後改為設置條件,進行公開招募。被招募者又被分為三類:1、長期派遣。長期執行工作任務,運用公開身份掩護秘密,掩護身份與工作相一致。2、專勤派遣。執行特定工作任務,常以探親、觀光或經商名義進入大陸。3、特種派遣。以小組為單位,配帶電臺與必要武器,以空降滲透、海上滲透、陸上滲透等方法,派遣入區建立組織。④具體的諜戰活動,往往是上述三類派遣者的混合運用。比如,1962年~1963年,臺灣對大陸實施“飛龍計劃”,向太湖地區、大別山區、洞庭湖地區等5個地區派出瞭20名間諜,其中包括:長期佈建者4人,專勤派遣者15人,內線運用者1人。任務是搜集“共黨應付緊急事故,主持單位與所能調用之地方武力及目標區內防禦設施陣地位置、種類及強度”“各人民公社之名稱、位置、人口、編制、領導人之姓名等”“人民潛力如何,一旦導發武裝叛亂獲得當地人民支持程度如何”等情報。後來統計,該計劃與同期之“野龍計劃”,共獲得大陸軍事、政治各方面情報126件。⑤其他如“六五一一計劃”、“十字軍計劃”等,也大致如此,隻是間諜投放地點不同。大陸政權日漸穩固後,臺灣方面從陸上派遣人員變得相當困難。因美國與大陸處於敵對狀態,急於獲得大陸情報,於是美、臺合作,在1952年成立一個負責偵查大陸的機構,代號為“西方公司”。其下轄的“黑貓中隊”、“黑蝙蝠中隊”使用美國最先進的U-2高空偵察機,能升高至7萬英尺,最大航程7000公裡,續航時間9小時。“黑貓中隊”的任務主要是利用拍照設備,搜集地面情報;“黑蝙蝠中隊”很多時候還要負責向大陸空投文告、傳單、口糧等物品。⑥從1961年~1972年,“黑貓中隊”共完成任務122次,損失飛行員27名、U-2偵察機12架。在這122次任務中,以他們偵查大陸原子彈實驗的任務最為著名。1965年5月,大陸進行第二枚原子彈試爆前,“黑貓中隊”隊員張夑飛到瞭羅佈泊上空,將感應器發射到瞭試驗場附近,得以推算試爆的規模。試爆後,“黑貓中隊”隊員再次飛臨大陸,“使用特別設計的一種過濾器,吸收到中共此次試爆後在空中所產生的放射微粒加以仔細分析,科學傢們就可以確定中共這一原子裝置所發生的能凤凰平台量,以確定他們是用的什麼原料。”“黑貓中隊”還對設在蘭州、包頭等地的核反應堆進行瞭空中偵查。另一件讓“黑貓中隊”引以為傲的成績,是趕在新聞公開報道之前發現瞭林彪的意外事故。1971年9月12日前後,“在中國大陸沿海巡航的蛟龍夫人,突然截聽到中共防空系統一陣騷亂,所有飛機停飛,各式攔截武器全面戒備……”“ 這些資料配合其他一些情報,“隱約地透露出令人震驚的內情”,“當時……(林彪)倉皇逃逸,所搭乘的三叉戟蒙古境內墜毀,機上成員全部罹難。”U-2偵察機最大的功用是高空拍照。往返大陸一次,即可拍攝下4000多張高清照片。蔣介石有時會親自查看其中較為重要的照片,“一次他不經意的問起有沒有他傢鄉浙江奉化溪口鎮的照片,後來黑貓隊員出勤就順路拍瞭幾張,沖出來的照片上王太夫人的墓地居然一清二楚。”可見U-2偵察機所帶相機功能之先進。1972年,美國與大陸發表聯合公報,“黑貓中隊”和“黑蝙蝠中隊”隨後宣佈解散。⑦隨著關系緩和,尤其是1987年臺灣“解嚴”之後,兩岸間具有軍事對抗性質的間諜活動已經很少出現,主要活動變為在各自內部發展間諜。在臺灣“軍情局”進行的諸多策反活動中,“少康項目”最為成功。1991年,通過一名臺商,原總後勤部軍械部局長、大校邵正宗被策反,代號“少康一號”;其後原軍械部部長、少將劉連昆也落水為“軍情局”提供情報,並同時被臺灣給予少將待遇。劉連昆的暴露,據聞與李登輝1996年競選連任時無意間說出的一句話有關——“(大陸)所有行動都在我們掌握中,大陸的飛彈是空包彈”。大陸方面在1999年逮捕瞭劉連昆和邵正宗,判處死刑。據公開資料,臺灣策反的大陸官員,還包括:原“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”辦公廳的一名局級幹部,他向臺灣泄露瞭許多有關國傢經濟規劃和改革方案的情報;原電力部一批中高級幹部,向臺灣提供瞭很多有關大陸重要項目的信息。2003年被捕的廣東省安188比分直播全廳的一名處級幹部,為“軍情局”工作6年,收受1400萬元人民幣;2004年,大陸破獲瞭一個間諜網絡,一所軍事院校的十多名中高級軍官,向臺灣提供瞭蘇-27、蘇-30 等解放軍主力戰機的部署及訓練情況,以及大陸防空系統等絕密情報……⑧臺灣方面也公佈瞭不少被其逮捕的大陸間諜。比如:中山科學研究院火箭專傢黃正安,向大陸間諜林偉泄漏“鳳凰遙攻精靈炸彈”等機密資料;“立委”廖國棟前助理陳品仁,吸收“總統府”前參事王仁炳當下線,將“總統府”機密文件轉交大陸;臺灣空軍戰管地勤中校袁曉風,先後12次將空軍軍事機密(包含佈建、作戰情報等)告知大陸……大陸在臺灣發展的最重要的間諜,當屬原臺灣“陸軍司令部通資處長”、少將羅賢哲,大陸曾希望以朱恭訓、徐章國交換羅賢哲,被臺灣方面拒絕。據丁渝洲披露,“自保密局到軍情局派赴大陸的情報人員”死亡者,至少有1.9萬人。至於大陸派往臺灣的間諜數量,丁渝洲說:“宋心濂先生任國安局長時期有人講五千多人,後陸續又有人提三或四千人,我覺得都不正確,因為這是大陸偷渡到臺灣的人數所估計出的概略人數;但實際狀況也不宜在此對外說明,真正重要的是,我們內部應做好保密及保防,才是我們安全最大的保障。”⑨可供參考的一則數據是:臺灣“立法院”曾稱,長年在臺灣從事情報工作的大陸人約有6000人,“國安局”則稱,“實際上約有3倍於此數的人在臺灣活動”。⑩圖:2013年,紀念在臺灣死難特工的紀念碑建成,位於北京西山註釋①⑨《丁渝洲回憶錄》,(臺)天下遠見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04年,第155、162、163頁;②馬振犢主編:《臺前幕後 1949-1989年的國共關系》,廣東人民出版社2002年,第85—87頁;③王春華:《1950年:震驚臺灣的紅色間諜案》,《湖北檔案》2010年第5期;④⑤楊瑞春:《中國國民黨大陸工作組織研究(1950—1990),九州出版社2014年,第67—73頁,第126—128頁,第330—332頁;⑥周軍:《“西方公司”之謎》,《僑園》2014年第2期;⑦翁臺生、Chris Pocock:《黑貓中隊》,(臺)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,第27頁、第139—141頁,第186—187頁;⑧王宏德:《同根相煎:臺灣間諜在大陸》,《世界知識》2007年第2期;⑩龔開國:《臺灣當局情報戰揭秘》,《現代臺灣研究》2006年第6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